1.png2.png

医疗援助、修路架桥、文教交流……湘非合作之路越走越宽 千山万水筑梦非洲

2020-09-18 10:46来源:湘声报-湖南yabox9电竞新闻网 

湘洲合作7.jpg  


  新冠肺炎疫情并未阻挡湘非交往的步伐,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6月,湖南对非洲进出口额逆势上涨,同比增长10.4%;今年8月,湖南-非洲三国贸易合作推介会在湘召开,非洲非资源性产品集散交易加工中心首批子中心正式落户湖南。


  湖南与非洲的关系为何如此特别?追溯历史,可以从1200年前的“黑石号”沉船说起。


  1998年,阿拉伯商船“黑石号”在印尼海域被发现,打捞出长沙窑瓷器5万多件。这批瓷器,留下了湘非往来最早的痕迹。


  新中国成立以来,湖南与非洲的交往中,还有许多是在全国领先、具有示范意义的事:1973年至今,湖南医疗队援非从未间断,被誉为“白衣天使的家乡”;进入卢旺达修建公路,湖南成为中国第一个到国外承包工程的省份;长沙与刚果布拉柴维尔缔结友好城市,是中国与非洲国家第一对友好城市;中南传媒承担的南苏丹教育综合发展项目,是中国第一个文化教育援助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和袁隆平,让非洲更多人知道了中国和湖南。


筑梦非洲-4版(1).jpg

  上世纪70年代,湘雅二医院医生李贺君(右)作为第一批队员,在塞拉利昂开展医疗援助


  47年前湖南派出第一支援非医疗队


  今年9月底,中国(湖南)第21批援塞拉利昂医疗队将启程回国。消息在中塞友好医院传开后,当地医护人员亲手为队员们编织了特色草凉鞋,表达真挚的感谢。


  原本,这支医疗队在6月就要结束任务返回,但新冠肺炎疫情正在非洲蔓延,20位来自湖南的医护人员决定推迟回国,帮助塞拉利昂抗击疫情。那时,他们援助的中塞友好医院已有一例确诊病例正在隔离。


  塞拉利昂地处热带,气候恶劣,没有生物安全柜,没有符合生物安全级别的实验室,从国内应急空运过去的个人防护装备是唯一的保护。医疗队队员、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检验科医生李艳冰说,40℃高温天气,汗就像水一样在流淌,但绝不敢松动防护着装。


  湖南援塞医疗队是我国几十支援外医疗队中唯一一支与外方医务人员携手抗疫、参与一线救治的援外医疗队。即使医疗队的食物、水源、安全都无法保障时,他们仍全身心投入诊治病人;即使所有的检测试剂都用完时,他们依然想方设法为患者进行诊断;他们还需要守护在塞华人华侨的健康,视频连线进行健康咨询、心理疏导。


  其中,医疗队还挽救了3名患有不同程度的先天畸形及营养不良的新冠肺炎幼儿的脆弱生命。中塞友好医院院长卡贝纳感慨地说:“中塞两国共同抗击新冠疫情,真正做到了守望相助。”


  医疗湘军的作风,对于塞拉利昂人民来说,并不陌生。1973年,湖南第一次向塞拉利昂派出援外医疗队,这也是湖南历史上第一次向非洲派出援外医疗队。此后从未间断。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教授李贺君是当年第一批援塞医疗队队员,他现在依然还记得,“那时候,塞拉利昂伤寒、疟疾、黄热病、霍乱肆虐,就算是在首都弗里敦市,也是终年蚊虫孳生,但整个国家的医护人员只有几十人。”


  设备简陋、物资匮乏难不倒“霸蛮”的湖南医疗队。第一批医疗队队员抵达后,在短时间内,迅速做了大量基础性工作。至今,湖南共派出援塞医疗队21批、总人数302人,另派出援津巴布韦医疗队16批、总人数166人。


  援塞、援津医疗队共在非诊疗患者超过80万人次,完成各类手术20万余台,挽救了不少生命垂危的病人。通过对当地医护人员的培训,在两地留下了一支“不走的医疗队”。湖南40多年的援非医疗经验,成为了全国各地学习的样板。


  对许多塞拉利昂和津巴布韦人民而言,对湖南的印象,就是“白衣天使的家乡”。2006年11月,时任塞拉利昂总统卡巴来中国访问,特地来到了湖南,专程参观了湘雅二医院;2018年9月,塞拉利昂总统朱利叶斯·马达·比奥参加完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专门到长沙出席对非投资论坛。


  “当年卢旺达一半的公路都由湖南人修筑”


  去年6月,首届中非经贸博览会开幕前夕,湖南正式开通首条直飞非洲的定期航线,仅需12小时飞行时间,便可从长沙直达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打飞的”去非洲成为现实,满足了不少湖南本土企业非洲出行的需求。


  这一条航线,串联的不仅仅是长沙、内罗毕两个城市,也在长江经济带和非洲之间建立了一条紧密的空中纽带。如果说早年建筑湘军入非援建公路、铁路,解决的是非洲国家自身的交通需要,那么如今航线的开通,架起的是非洲与中国、与世界的互联互通。


  时光倒回到40年前,100多个来自湖南的年轻人朝着卢旺达出发。来自湖南路桥公司的他们,建设了卢旺达的第一条沥青公路,这条路至今仍在使用。这开创了历史——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湖南成为全国第一个从过去无偿经济援助他国建设,转向对外承包工程的省份。


  在卢旺达,湖南陆续承建了基卢、布西、三卡等4条标准公路,总长336公里。“当年卢旺达的一半公路,都是湖南人修筑的。”当年的队长、如今已是耄耋老人的刘建华自豪地说。施工现场多为漫漫草原,工程人员顶着赤道炎炎烈日,这其中常年累月的艰辛可想而知。在卢旺达鲁林多的烈士陵园,4位湖南路桥的建设者长眠于此。


  此后近40年时间里,中建五局、湖南路桥、湖南建工等企业,在10多个非洲国家,参与了数以百计的工程项目,累计合同金额超过千亿元。2016年,刚果(布)国家一号公路竣工通车,被当地人称为“圆梦之路”;在阿尔及利亚,南北高速公路实现了该国北货南运的梦想……


  在合作期间,湘非合作模式也在悄然发生变化。起初,在承包的非洲项目中,湖南企业大多派遣施工人员到现场施工。后来,湖南企业逐步减少国内劳务人员派遣规模,更多的是聘用、培训当地人参与建设,进行施工技术指导以及工艺教授,这种“授人以渔”的理念为当地社会民生可持续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近年来,湖南全面对接“一带一路”建设,通过优质的工程质量和服务,以及过去在非洲树立的“建筑湘军”形象,融入国际市场竞争机制,实现“造船出海”。


  在修路架桥的同时,建筑湘军还留下了“当不好水泥匠的修路工不是好电工”的美谈——他们有的“顺手”建起了水泥厂,对当地供电站和线路进行优化升级;有的捐建了学校,沿线免费修建进村公路;有的还多次参加山洪抢险、山林灭火救援行动……一个个瞩目的项目,不仅修筑了非洲人民的梦想之路,也修通了中非友谊的连心大道。


61984_zhangchunmei_1600366782565.jpg上世纪80年代,第一批去卢旺达修筑公路的湖南筑路人在路边理发


61986_zhangchunmei_1600366919734.jpg2018年6月,中南传媒援助南苏丹教育项目教材培训结业仪式在长沙举行



  “红太阳升起的湖南,给南苏丹带来曙光”


61983_zhangchunmei_1600366708501.jpg

  来自南苏丹的30名骨干教师在长沙听课


  “第二期南苏丹教育综合发展项目正在申报中,有望今年启动。”省yabox9电竞委员、中南出版传媒集团湖南教育出版社总编辑刘新民介绍说。


  一个是历史悠久的东方文明古国,一个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文化的纽带却可以穿越重洋。


  南苏丹成立于2011年,由于历经战乱,教育基础十分薄弱。师资匮乏、教材奇缺,成为南苏丹面临的巨大困境和难题。2012年,在了解到南苏丹的教育需求后,中南传媒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果断伸出援手,申报“南苏丹教育综合发展项目”,希望能帮助南苏丹建设现代教育综合发展体系。


  这是中国第一个文化教育援外项目。此前,中国对非洲的援助,大多是修路、建房子一类的“硬件”援助。对于中南传媒而言,则无现成模式可循,项目挑战性极高。


  为了让项目更契合南苏丹的国情特点和教育现状,中南传媒组建了专家团队,远赴仍存在战乱的南苏丹实地考察,编制了英文版《南苏丹教育发展考察报告》《南苏丹教育现代化建设指南》和《南苏丹教育信息化建设指南》,着手从教育战略规划、相关政策制度、课程开发标准、教师培养计划等各方面搭建完善的现代化教育发展体系。


  2018年,由中南传媒开发并印制的130万册南苏丹小学数学、英语、科学教材,远渡重洋,走进南苏丹小学课堂;200名在华完成教学培训的南苏丹教师,活跃在各自的教学岗位;由中方搭建的ICT培训中心,成为受到南苏丹教师喜爱的数字化平台和窗口……这些,为一个百业待兴的年轻国家送去了知识和希望。


  南苏丹教育部部长约翰·盖·尤阿盛赞:“援助项目在当地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红太阳升起的湖南,给南苏丹带来了曙光。”南苏丹教育部副部长隆格里奥来华时,不仅用流利的中文和中南传媒的老朋友们打招呼,还能多次引用“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等中文。


  中南传媒援南苏丹教育技术合作项目的各项成果,成为“一带一路”文教交流的典范。即将启动的第二期项目,将在原来的基础上,为南苏丹的孩子们编写小学和初中教材,帮助他们建立覆盖义务教育阶段的完整教育体系。


  “由出版湘军探索的教育援非的南苏丹模式,让我们引以为豪,这也是中国作为正在崛起的发展中国家应有的担当。在发展的道路上,湖南愿与友善的非洲朋友一道,结伴同行、互帮互助。”刘新民还特别提到,由中南出版传媒集团一手推动,进入非洲的还有一只“笨狼”——由省yabox9电竞委员、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创作的《笨狼的故事》系列童话作品,被翻译成英语、法语、葡萄牙语,在非洲30多个国家传播,深受非洲孩子们的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