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2.png

不容忽视! “后疫情时代”,如何帮助青少年度过心理危机?

2020-07-11 08:09来源:湘声报-湖南yabox9电竞新闻网 

4.jpg



近段时间,因青少年心理问题导致的极端事件在全国各地不时发生,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这些青少年心理危机事件究竟因何导致?是个案还是有共性?


连日来,湘声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从事青少年心理健康工作的yabox9电竞委员和心理咨询师,她们表示,疫情发生以来,青少年心理问题明显增多,其背后折射出的是长期以来被忽视的社会情绪问题。




01

疫情加重心理问题



“今年以来,一些地方传出中小学生自杀新闻,引发社会高度关注。”衡阳市雁峰区yabox9电竞委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尹元洁告诉湘声报记者,尽管青少年心理问题一直存在,但近期这一问题有所增加,的确与疫情有着直接关系,却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心理问题是疫情的第二个战场。”自疫情发生以来,省yabox9电竞委员、长沙市开福区新中新儿童发展中心教育总监魏玛丽接受了许多中小学生的心理咨询,她发现很多青少年的负面情绪来源于大人的不稳定情绪。


“疫情使很多行业受到影响,有的家长面对自己的生存危机,一是忽视了孩子的情绪,二是很容易在孩子面前爆发自己的情绪。”魏玛丽说。


“如果孩子与家长之间本来关系就不是很好,长时间呆在一起,矛盾容易加剧。”长沙源禾心理咨询中心心理咨询师谭杨坦言,有一部分家庭的亲子关系会在疫情期间得到改善,但是从心理咨询的角度,她看到更多的是因为亲子冲突引发的矛盾。


长时间停课和线上教学也给老师带来了新的负担和压力。“老师们要重新调整教学方法,还要兼顾家庭,导致焦虑情绪放大。”一些孩子向魏玛丽咨询时,都提到老师不耐烦的情绪比以往明显,“这些其实给了孩子很大压力,他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疫情是重要因素,但它只是个引子。”魏玛丽解释,心理学上有“踢猫效应”,坏情绪的后果最终踢到最弱的人身上,“孩子们就成了这些压抑情绪的最后接受者,家长或老师有时不经意的一句话或者动作,都可能产生影响。”


02

心理问题趋于低龄化



“从事多年咨询,我看到出现心理问题的孩子有低龄化趋势,以前集中在初中生、高中生,现在小学生也有不少。”魏玛丽无奈地说,青少年出现极端事件是公众容易看到的情形,其实还有一些隐秘的轻生现象,“比如一些孩子偷偷割腕。”

在尹元洁看来,青少年心理问题的背后,反映的是社会问题。


“我们的教学是有‘标准答案’的,但孩子接触到的事情并不都有答案,社会运转甚至家庭规则都和书本上不一样时,就开始有问题了。”尹元洁说,成绩和升学率依然是教育最重要的评判指标,体验式、启发式教育远远少于“知识性灌输”,这遏制了孩子的好奇心和探索欲。


魏玛丽告诉记者,越来越重视心理需求是一种社会发展的必然,“当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孩子们获得想要的东西越来越轻而易举,就需要得到更多心理层面的关注和关怀”。


尹元洁认为,家长们过去体验到的父爱母爱是吃饱穿暖,以放养居多,有自由玩耍和同伴空间;而现在的孩子基本被学习、作业、补习班包围。


城乡二元化造成的两极表现,也是尹元洁所担心的——乡村和城郊留守儿童在防止校园暴力、性侵犯的教育,以及健康的亲子陪伴上都有不少缺失;城市孩子在物质丰厚、高速流通的网络信息时代见识多、欲望多,责任和承担却不多。


1.jpg

尹元洁为留守儿童上心理咨询课程

谭杨表示,孩子的轻生事件背后,一般都有原生家庭问题存在,“父母没有解决的问题,自然会在孩子的身上呈现”。


开展0至3岁孩子的情绪管理,是魏玛丽近年来大力推动的事情,“这个阶段的孩子最适合做情绪管理,如何表达情绪、如何跟家长沟通都是在这个年龄段形成的。如果看到了情绪问题并及时调整,可以很容易改善。”


“0到3岁教育,并不是现在各种托幼班的概念,如果只是提早把孩子放到幼儿园,就失去了意义。”魏玛丽建议,政府可对每个0到3岁的孩子开展免费个性测试。


03

重视效果取决于执行力



6月15日,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联合印发《关于加强新时代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这是湖南首次以两办名义印发的关于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的文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2.jpg


自担任省yabox9电竞委员以来,魏玛丽每年都提交了与青少年心理健康相关的提案,看到《意见》的出台,她感到十分欣慰。她非常认可《意见》中提出的“学校开展一周一次的情绪管理课程”,“通过情绪管理课程,让孩子们有一个情绪发泄渠道,就当它是吐槽大会为学生减压”。


魏玛丽设想,在吐槽大会上,孩子们可以说任何鸡毛蒜皮的小事,怎么表达都可以,但同时告诉他们,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里面,哪些值得计较、哪些不值得计较。在吐槽的过程中,老师针对性了解学生的心理动态,发现有学生需要专业疏导,就申请心理咨询室干预,邀请家长同时跟进。


3.jpg

魏玛丽为小学生上情商课程。

尹元洁表示,近年来国家越来越重视心理健康,各级各部门先后下发过相关文件,而实施效果往往取决于当地执行力。“校长重视就会有实际行动,但也有很多地方只是走走流程、做做活动台账、凑凑媒体报道,一二线城市明显对心理健康预防的科学认识更高。”


谭杨对此深有体会,近几年她为长沙市多所小学提供心理咨询指导服务,效果和学校的重视程度密切相关。


有两所学校的负责人很关注孩子的心理问题,非常支持谭杨的工作,她可以在全校开展心理普查,“我用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去每个班上请每个学生画一幅画,通过这幅画,哪些孩子需要做心理干预基本上一目了然,然后把他挑出来做干预,或者请家长过来沟通。”


这种普查可以筛选出一些隐患,谭杨说,除了少数家长回避问题不愿意来以外,通过沟通绝大部分家长都会做调整。


“一般来说,如果说孩子觉得绝望、流露轻生的念头,基本上都是觉得无助、无望和痛苦永无止境。但这种隐秘心理,很多时候孩子不敢跟父母去讲,或者是求助过但并没有得到支持。”在谭杨看来,学校建立心理咨询室非常有必要,如果能及时进行危机干预,孩子的状况就会好很多。


尹元洁认为,对于最起码的生命教育要进行反复强调、持续训练——教会孩子做到把“负面情绪”和“过激行为”区分开,“有负面情绪说出来,或者在个人和亲密空间合理安全地表达出来,而不是未经思考地付诸行动,可以预防不可弥补的伤害。”


“希望这次的《意见》会被各地各校真正重视和落到实处,每一个成人的不作为或忽视,伤害的都是下一代的健康空间。”尹元洁说。



END

文|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 实习生 杨思怡